武汉留守记:白衣天使们,又要赤手空拳去对抗病毒了么?

1 2月

1月30日,正月初六,封城第八天。

不知是数日的封闭生活有点闲闷,还是连续几日的晴好天气有点吸引人,今天从窗户看小区外面的街道,行人明显较前几日多了。某个街口,两个骑着电动车的外卖小哥不知是否打了招呼,车子行驶得近了些,又马上分开了。

那一刻,我真的很好奇,他们电动车后座的箱子里,装了些什么,是否和如常一样的满满当当呢?在这个人人自惕的围城时刻,哪些铺子还在正常营业提供外卖,又是谁在什么情况下必须去点单呢?

图为武汉街头的外卖小哥。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正如虽然近段时间连续放晴,网络上仍然有不少呼吁要尽量减少外出一样,即使封城后两三天就提供了不接触的外卖配送服务,仍然希望小哥和顾客们能最大限度做好防护。

昨晚,同在武汉的闺蜜告诉我说,她们小区有人确诊感染了新型肺炎,是大年三十那天,在医院住院时被交叉传染上的。除了人生无常和叮嘱她带着儿子在小区遛弯的时候多加小心外,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今天新闻里播报的全国确诊病例已经突破7000例,昨天说的单日增加确诊人数有所下降的报道并没有继续,我不知道这是意味着疫情进一步爆发了,还是如朋友告诉我的那样,测试盒充足了,所以确诊的数量多了。但似乎都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好消息。

因为接着的朋友圈里,一条消息被数次转发,武汉协和医院请求医疗物资支援,不是告急,是没有了。如若属实,这是说那些和我们一样是血肉之躯却因为责任坚守岗位的白衣天使们又要赤手空拳去对抗病毒了么,心跳陡然有点收紧,只是围城中的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图为晒太阳的武汉市民。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忽然想起27日晚全城唱歌的事情,活动是在网上发起的,却迅速串联开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小区并没有什么动静。但在视频里,那一声声“武汉,加油”的声音传来,仍不由得湿了眼眶。紧接着的,却是医生和专家们的紧急叫停,原来这样大范围开窗唱歌是有传播病毒的风险的。那一刻,我有点懵,也有点难受。

图为戴口罩出行的武汉市民。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早上收到一条官宣消息,湖北省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13日24时。一位在武汉某高中任教的朋友也在朋友圈说“前天一觉醒来,假期还有4天;昨天一觉醒来,假期还有6天;今天一觉醒来,假期还有12天;现在还没睡,假期多了4天。”言语里是满满的无奈,因为我们都明白,延迟,意味着目前的疫情并没有完全控制住。

但是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人也很多,同学朋友里各省各市的公职人员几天前就已经取消休假、全员到岗,小区里的物业、清扫、消毒工作一切如常,包括我刚刚看到的外卖小哥,不都是么。惟愿大家一切安好。

当然,还有城里城外的每一个人,一切安好。

作者:杨梅